時裝秀背後的魔術師

by Leslie Yip

Chanel秋冬Ready-to-Wear時裝秀於巴黎大劇院圓滿結束後,翌日,我很榮幸有機會拜訪幾位工藝師,他們憑藉精湛的手藝,成就天橋上一個又一個的完美造型。

平凡的大廈,不起眼的入口,但灰色鋼門後面,卻匯聚了巴黎最頂尖的工藝師。

Lesage的檔案室收藏了75,000年刺繡樣本,全世界時裝刺繡藏量最豐富,提供了無窮無盡的靈感及啟發。

連慈禧太后都為之動心的精緻刺繡?精巧的羽毛工藝可媲美挪威女神Freya的羽毛大衣?能獲埃及艷后賞識的珠寶鑄造廠?要尋找巧奪天工之精品,絕對只此一家。這就是Paraffection,Chanel旗下的子公司,它由十多個獨立的精品工藝坊組成。每一個都有獨特手藝,包括刺繡、帽藝、針織、羽飾、鞋履、鈕扣、人造花飾、金匠、手套、褶飾等等。他們利用精巧的工藝把時裝推至另一層次,成就了高級訂造服的出現。

在Lesage,設計靈感或來自品牌的藝術總監,又或者透過旅遊及世界各地的博物館而來。這個圖案的靈感來自奧地利皇后兼匈牙利王后的Sissi。

這些工藝坊很多早於19世紀已經成立,部份於1950年代開始跟Chanel創辦人Coco Chanel合作。可是,這些精湛的手藝一度面臨失傳的危機,有估計過半數的法國傳統工藝師找不到接班人,而他們的工藝可能在少於一個世代後便會失傳。為保護這些傳統工藝並讓手藝得以傳承下去,品牌收購了這些工藝坊。而除了Chanel之外,他們更可以自由地跟其它品牌合作,為的是確保藝術的革新、創意及獨立性。

這個安排實在完美不過,但也導致了每年巴黎時裝周舉行之前,這裡就如戰場一樣。因為很多手工坊都同時跟多個品牌合作,而死線全部都迫在同一星期內。聽過不少傳聞說,模特兒在踏上天橋前一刻,鈕扣及飾品才被縫上。幸好,參觀當日是時裝周的最後一天,氣氛輕鬆很多。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夕的寧靜,當訂單一到,又會再次進入緊張狀態。

當時裝周結束後,Chanel各專門店都只有一星期時間落單,而決定權就落在每間專門店的買手當中,因為他們最清楚自己店裡顧客的喜好。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在rue de Cambon有2間Chanel專門店,一間位於19號而另一間位於31號,由於店內產品風格各異,提供截然不同的購物體驗。(順帶一提,31號是全世界唯一一間使用白色禮盒及購物袋的專門店。)

接到訂單後,工匠們要立即投入工作。秋冬時裝周於3月初舉行,而各專門店會於9月收到秋冬季新品。你可能會覺得6個月時間尚算充裕,但試著想象:今個系列中look 47造型的頸飾及臂環便用上了100米長的繩絨線及超過16,000小玻璃管,並利用古老法國的Lunéville編織技巧製成。Maison Lesage刺繡坊(專門於刺繡及呢絨編織)的工藝師要花上180小時才能完成,以每周工作40小時計算,即差不多一個月才完工。別忘記,他們都是小型手工坊而非大型工廠。而Lesage只有75位刺繡工藝師,Chanel的專門店在全球卻有多達205間。

當Lemarié羽毛花飾坊於1880年由Palmyre Coyette創立時,全巴黎有300名羽毛工藝師。但時至今日已寥寥無幾,他們便是世界上少數的羽毛工藝師之一。

Lesage隔鄰的是Maison Lemarié羽毛花飾坊。於1880年成立,是世界上少數仍然運作的羽毛及花飾手工坊,工藝師們亦精於為時裝縫製褶襇。忠實擁躉對於Chanel標誌性的山茶花絕對不會陌生。你或許沒有想過它是怎樣製造出來,但當親身見過工藝師先塑型,然後利用工具把葉子一片一片卷曲,然後逐層堆疊成花,你會對這朵白色小花多了幾分敬意。

以製作Chanel的山茶花而聞名,每年大概生產25,000朵。這朵在2020/21秋冬Ready-to-Wear時裝秀出現的灰色軟呢絨山茶花,工藝師花了3小時製作,而製作經典的16瓣山茶花一般需時1.5小時。

刺繡坊亦會縫製褶襇、鑲嵌及製作複雜的波紋飾邊。在最新系列中,焦點是一件淡褐色的軟呢絨外套,寬闊的兩袖飾以羽毛,襯衫的領位用上府綢,搭配羽毛及雪紡絲緞。如果你認為刺繡難度高,羽毛工藝更需要耐性及精巧的手藝。

除了花飾外,羽毛是Lemarié的另一專長。這件外套(look 60)的袖子以人造毛搭配鴕鳥毛絨球及絲雪紡製成,製作時間長達199小時。在參觀工作坊之前,我以為這些複雜的工序只 會見於高訂服,不知道原來亦會用於成衣單品上。

Chanel系列除了時裝外,配飾同樣重要。為了一睹今季服飾珠寶配件的製作過程,我特地訪問了工作坊位於大樓南面的Patrick Goosens。他的先父Robert Goosens跟Coco Chanel交情匪淺,並擅長將銅、晶石、木材及玻璃鑄造成精緻的珠寶、飾品及配件。

他的設計理念跟Coco Chanel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合拍。例如,他勇於把高檔與平價配件混搭:Chanel認為服飾珠寶配件可以成為造型的主角,更可隨意搭配家中的古董配件,這概念改變了女士對配飾的看法。他更無懼將矜貴的寶石如綠寶石鑲嵌於鍍金配飾上。此外,Coco Chanel希望珠寶配件可以跟服飾起到相輔相成的作用,而Goosens能把古董珠寶、拜占庭風格與古埃及風格珠寶重新詮釋並鑄造成一件件永不過時的精品。

有人會認為服飾珠寶的手工比不上高級珠寶,Goosens對此並不贊同。事實上,很多工匠均來自Chanel高級珠寶工坊,他們把製作高級珠寶的精湛手藝來製作服飾珠寶。就好像這件2020/21秋冬Ready-to-Wear系列的24卡鍍金項鍊,飾有十字架、色彩繽紛的水晶及珍珠。

Patrick Goosens為我介紹如何以人手模製各件天橋上的服飾珠寶配件,之後他帶我來到一間更大的工作坊,三名金匠正
在將一件大型的黃銅花環裝到鏡子上。除了珠寶外,他亦有出產家居擺設,而剛才提到的鏡子將會放於Chanel位於巴黎的全新高級珠寶店。鏡子飾以天然晶石花飾及鍍金麥穗,就好像一件為牆壁而設計的巨型飾品。

Lesage、LeMarié及Gossens只是眾多工藝坊的其中三家,他們都是法國最奢華極致時裝系列背後的魔法師。其它工藝坊還有Lesage Intérieurs及其刺繡藝術學院École de broderie d’art、Montex鉤針刺繡坊及其MTX裝飾部門、Massaro鞋履
坊、Maison Michel製帽坊、Lognon褶飾坊、布藝坊Paloma及生產內衣及泳衣的Eres。

為了讓各手工坊聚集一堂,互相激發創意,創製極致精品,Chanel正在興建一座名為19M的全新大樓,坐落於Porte
d’Aubervilliers的大樓佔地25,000平方米,竣工後將會成為品牌旗下12家手工坊,600名工藝師的辦公室。

19M大樓,標誌著Chanel將繼續保存及發展高級手工藝。這個由1985年起展開的項目,已經收購了超過30個高級手工坊,約5,000名員工,為Chanel及其它時裝品牌創作極致的精品。

大樓名字中的「m」字有多重意思:法文字mains是手的意思,亦代表時裝(mode)、工藝(métier)、時裝屋(maisons)及工廠(manufactures)。19則代表大樓位於的郡,同時亦是Chanel其中一個極具代表性的數字:Coco Chanel的生日是8月19日。結構工程於去年10月已經完成,預計各工藝師可於明年7月進駐,新大樓不單距離Chanel的設計工作室更近,亦更接近其它品牌的工作室,方便交流。

Chanel軟呢絨背後的故事
Coco Chanel跟軟呢絨的愛情故事始於1920年代。為了令業務更多元化,François Lesage於1996年成立了刺繡坊。2年後,他向Chanel提議把軟呢絨面料用於其Ready-to-Wear系列,而自2008年起,Lesage刺繡坊一直為品牌的高級訂製服系列設計新穎的軟呢絨面料。一針一線都反映背後的精湛工藝。

 

搭不同的物料,為Chanel帶來驚喜的設計。無論配搭皮革、塑膠、絲帶及拉鍊,每一塊布料都以人手編織及完成。單是準備好織布機已花上一整天時間,編織一塊8×8吋的布料可能需要超過15分鐘才可完成。

在2020/21秋冬時裝秀,Lesage刺繡坊把軟呢絨搭配金屬線絲絨及透明硬紗絲帶,低調地突顯不同材質的對比。這件軟呢絨短外套使用了黑色繩絨線,其光滑柔順的質感跟閃亮的線飾形成對比。

 

You may also like

Enable Notifications.    Ok No thanks